贸易动态

CCPIT Liaoning Sub-council您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贸易 » 贸易动态

反补贴多米诺骨牌 美对华贸易保护纷出重拳组合

发布时间:2015-06-26          编辑:         来源:

   美国频繁的反倾销调查已令中国的出口商被受扰攘。但最近,他们的美国同行纷纷使用起贸易保护新型重武器———反补贴。

  6月7日,美国钢管行业7家单位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递交申诉书,要求对中国输美焊缝钢管发起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

  这是美国国内要求对中国适用反补贴税的最新进展。此前,美国商务部在3月30日初步裁定对中国铜版纸征收10.90%-20.35%的反补贴税,打破了自1984年以来不对“非市场经济国家”适用反补贴法的惯例。旋即,5月31日,美国商务部又宣布对中国铜版纸征收99.65%的反倾销税。

  NCTO(全美纺织组织委员会)紧随其后,公开表态要对中国提起反补贴调查。而此前,他们对中国服装采取的措施主要是反倾销和配额限制。

  这一切令美国钢铁行业大受鼓舞,他们是第一个同时提出反补贴和反倾销调查的行业。迹象表明,更多的美国同行日益倾向将反补贴和反倾销组合起来,对中国的对美出口施加限制。
  
  反补贴多米诺骨牌

  事情肇始于今年1月12日,“代表全美纺织行业”的NCTO总裁Cass Johnson给美国商务部发出了公开信,“强烈支持对中国以及其他非市场经济国家应用反补贴税法”。

  Johnson在信中列出了他的证据,“中国政府通过补助金,低息或免息贷款,税收优惠,原材料和产业补贴,以及其他类似方式给与制造行业以补贴。”

  他表示,如果中国不愿意公开补贴的细节,美国政府就应该通过对中国的政策进行密集评估来发掘证据(相关报道见本版5月25日《美国会新靶子:中国产业政策和国企》),“很明显,这样的检查是在美国政府的能力范围之内的”。

  “考虑到倾销税,收反补贴税可能会是一种重复计算,”Johnson写道,“但这不应该影响商务部立即采取正确的行动,来倒转这项毫无辩护余地的政策。”

  在4月26日的年会上,NCTO主席Smyth Mckissick表示,美国对中国纺织品的配额限制2008年年底就结束了,他的组织“毫无疑问”将会把反补贴税政策作为控制中国服装出口的另一手段。

  当地时间5月31日,NCTO副总裁Mike Hubbard在接受本报采访时首次对中国媒体做出回应:“我们在收集所有的证据。”

  提供全球纺织贸易信息的收费网站Emergingtextiles.com5月22日发布报告说,美国未来对中国服装征收的反补贴将会超过20%。

  但这仅仅只是开始。“基本可以肯定的是中国的其他行业在未来都将面临反补贴调查”。美国企业研究所经贸问题研究员Philip Levy对本报记者说。

  对此,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则表示,除钢铁行业外,“展望未来,当我国振兴自主装备工业的方针陆续投入实施之后,相信大飞机、成套设备、信息技术产品等先进制造业很可能成为美方运用该工具重点打击的对象。”
  
  杀伤力更大

  Levy对于美国政府的做法表示了质疑。“我强烈怀疑政府为什么这么快就在国会的压力下做出(对铜版纸证收反补贴税)决定,国会自己都还没有取得什么进展呢。”

  他认为征收反补贴税被纳入了美国政府的工作日程,是为了“防止更具破坏性的贸易法规,如关税促使货币的行动”。

  但即便如此,反补贴税本身威力并不弱。

  上海WTO事务中心总裁助理高永富说:“反倾销只针对某一个产品,而反补贴针对的是整个政府政策。一旦征收反补贴税,整个行业都要受累。”

  上海财经大学林珏教授补充说,“与反倾销税比起来,补贴额容易被高估,那么反补贴税就有可能比反倾销税更高。从这个角度看,反补贴的杀伤性会更大些。”
  
  钢铁行业实施反补贴可能性小

  高永富认为,中国最主要的应对方法就是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和经济体制改革,“从规则上来说,政府应该取消补贴,虽然不给补贴做起来相当困难。”

  林珏教授则提出要建立预警机制,政府和行业应及时将反补贴相关信息告诉中国企业;同时告知国外哪些地区和行业目前正受到进口商品的损害,提醒国内企业适当减少出口。

  她建议企业也应该时刻关注出口市场的形势变化。此外,在平时的日常运营时,企业应当理清并保管好财务帐单,否则在应诉时无法证明自己并没有倾销或受到补贴。

  “还有一个办法值得采用,如果中国产品被征收反补贴税会对国外的进口商产生不利影响,可以通过他们去游说美国国会和政府,避免或减少对中国产品的打压。”

  林珏教授还表示,中国也可选择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应诉。“应诉的好处在于,不但可能打赢官司,即使输了,也可能大幅降低被征收的税率,像前两年中国的彩电行业就发生过这样的事。”

  对于美国钢铁行业的申诉,华盛顿卡托研究所的贸易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格里斯沃德并不看好。他指出,美方倾销的指责很难成立,因为中国钢铁产品的出口价格高于国内价格。

  事实上,就在6月8日WTO公布了专家组就墨西哥针对危地马拉钢管进口展开反倾销调查的裁决,认为墨西哥提起反倾销调查缺乏实质损害的足够证据。

  至于补贴,格里斯沃德说:“美国钢铁工业也得到了政府的各种补贴支持”。
美国频繁的反倾销调查已令中国的出口商被受扰攘。但最近,他们的美国同行纷纷使用起贸易保护新型重武器———反补贴。

  6月7日,美国钢管行业7家单位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递交申诉书,要求对中国输美焊缝钢管发起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

  这是美国国内要求对中国适用反补贴税的最新进展。此前,美国商务部在3月30日初步裁定对中国铜版纸征收10.90%-20.35%的反补贴税,打破了自1984年以来不对“非市场经济国家”适用反补贴法的惯例。旋即,5月31日,美国商务部又宣布对中国铜版纸征收99.65%的反倾销税。

  NCTO(全美纺织组织委员会)紧随其后,公开表态要对中国提起反补贴调查。而此前,他们对中国服装采取的措施主要是反倾销和配额限制。

  这一切令美国钢铁行业大受鼓舞,他们是第一个同时提出反补贴和反倾销调查的行业。迹象表明,更多的美国同行日益倾向将反补贴和反倾销组合起来,对中国的对美出口施加限制。
  
  反补贴多米诺骨牌

  事情肇始于今年1月12日,“代表全美纺织行业”的NCTO总裁Cass Johnson给美国商务部发出了公开信,“强烈支持对中国以及其他非市场经济国家应用反补贴税法”。

  Johnson在信中列出了他的证据,“中国政府通过补助金,低息或免息贷款,税收优惠,原材料和产业补贴,以及其他类似方式给与制造行业以补贴。”

  他表示,如果中国不愿意公开补贴的细节,美国政府就应该通过对中国的政策进行密集评估来发掘证据(相关报道见本版5月25日《美国会新靶子:中国产业政策和国企》),“很明显,这样的检查是在美国政府的能力范围之内的”。

  “考虑到倾销税,收反补贴税可能会是一种重复计算,”Johnson写道,“但这不应该影响商务部立即采取正确的行动,来倒转这项毫无辩护余地的政策。”

  在4月26日的年会上,NCTO主席Smyth Mckissick表示,美国对中国纺织品的配额限制2008年年底就结束了,他的组织“毫无疑问”将会把反补贴税政策作为控制中国服装出口的另一手段。

  当地时间5月31日,NCTO副总裁Mike Hubbard在接受本报采访时首次对中国媒体做出回应:“我们在收集所有的证据。”

  提供全球纺织贸易信息的收费网站Emergingtextiles.com5月22日发布报告说,美国未来对中国服装征收的反补贴将会超过20%。

  但这仅仅只是开始。“基本可以肯定的是中国的其他行业在未来都将面临反补贴调查”。美国企业研究所经贸问题研究员Philip Levy对本报记者说。

  对此,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则表示,除钢铁行业外,“展望未来,当我国振兴自主装备工业的方针陆续投入实施之后,相信大飞机、成套设备、信息技术产品等先进制造业很可能成为美方运用该工具重点打击的对象。”
  
  杀伤力更大

  Levy对于美国政府的做法表示了质疑。“我强烈怀疑政府为什么这么快就在国会的压力下做出(对铜版纸证收反补贴税)决定,国会自己都还没有取得什么进展呢。”

  他认为征收反补贴税被纳入了美国政府的工作日程,是为了“防止更具破坏性的贸易法规,如关税促使货币的行动”。

  但即便如此,反补贴税本身威力并不弱。

  上海WTO事务中心总裁助理高永富说:“反倾销只针对某一个产品,而反补贴针对的是整个政府政策。一旦征收反补贴税,整个行业都要受累。”

  上海财经大学林珏教授补充说,“与反倾销税比起来,补贴额容易被高估,那么反补贴税就有可能比反倾销税更高。从这个角度看,反补贴的杀伤性会更大些。”
  
  钢铁行业实施反补贴可能性小

  高永富认为,中国最主要的应对方法就是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和经济体制改革,“从规则上来说,政府应该取消补贴,虽然不给补贴做起来相当困难。”

  林珏教授则提出要建立预警机制,政府和行业应及时将反补贴相关信息告诉中国企业;同时告知国外哪些地区和行业目前正受到进口商品的损害,提醒国内企业适当减少出口。

  她建议企业也应该时刻关注出口市场的形势变化。此外,在平时的日常运营时,企业应当理清并保管好财务帐单,否则在应诉时无法证明自己并没有倾销或受到补贴。

  “还有一个办法值得采用,如果中国产品被征收反补贴税会对国外的进口商产生不利影响,可以通过他们去游说美国国会和政府,避免或减少对中国产品的打压。”

  林珏教授还表示,中国也可选择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应诉。“应诉的好处在于,不但可能打赢官司,即使输了,也可能大幅降低被征收的税率,像前两年中国的彩电行业就发生过这样的事。”

  对于美国钢铁行业的申诉,华盛顿卡托研究所的贸易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格里斯沃德并不看好。他指出,美方倾销的指责很难成立,因为中国钢铁产品的出口价格高于国内价格。

  事实上,就在6月8日WTO公布了专家组就墨西哥针对危地马拉钢管进口展开反倾销调查的裁决,认为墨西哥提起反倾销调查缺乏实质损害的足够证据。

  至于补贴,格里斯沃德说:“美国钢铁工业也得到了政府的各种补贴支持”。
美国频繁的反倾销调查已令中国的出口商被受扰攘。但最近,他们的美国同行纷纷使用起贸易保护新型重武器———反补贴。

  6月7日,美国钢管行业7家单位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递交申诉书,要求对中国输美焊缝钢管发起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

  这是美国国内要求对中国适用反补贴税的最新进展。此前,美国商务部在3月30日初步裁定对中国铜版纸征收10.90%-20.35%的反补贴税,打破了自1984年以来不对“非市场经济国家”适用反补贴法的惯例。旋即,5月31日,美国商务部又宣布对中国铜版纸征收99.65%的反倾销税。

  NCTO(全美纺织组织委员会)紧随其后,公开表态要对中国提起反补贴调查。而此前,他们对中国服装采取的措施主要是反倾销和配额限制。

  这一切令美国钢铁行业大受鼓舞,他们是第一个同时提出反补贴和反倾销调查的行业。迹象表明,更多的美国同行日益倾向将反补贴和反倾销组合起来,对中国的对美出口施加限制。
  
  反补贴多米诺骨牌

  事情肇始于今年1月12日,“代表全美纺织行业”的NCTO总裁Cass Johnson给美国商务部发出了公开信,“强烈支持对中国以及其他非市场经济国家应用反补贴税法”。

  Johnson在信中列出了他的证据,“中国政府通过补助金,低息或免息贷款,税收优惠,原材料和产业补贴,以及其他类似方式给与制造行业以补贴。”

  他表示,如果中国不愿意公开补贴的细节,美国政府就应该通过对中国的政策进行密集评估来发掘证据(相关报道见本版5月25日《美国会新靶子:中国产业政策和国企》),“很明显,这样的检查是在美国政府的能力范围之内的”。

  “考虑到倾销税,收反补贴税可能会是一种重复计算,”Johnson写道,“但这不应该影响商务部立即采取正确的行动,来倒转这项毫无辩护余地的政策。”

  在4月26日的年会上,NCTO主席Smyth Mckissick表示,美国对中国纺织品的配额限制2008年年底就结束了,他的组织“毫无疑问”将会把反补贴税政策作为控制中国服装出口的另一手段。

  当地时间5月31日,NCTO副总裁Mike Hubbard在接受本报采访时首次对中国媒体做出回应:“我们在收集所有的证据。”

  提供全球纺织贸易信息的收费网站Emergingtextiles.com5月22日发布报告说,美国未来对中国服装征收的反补贴将会超过20%。

  但这仅仅只是开始。“基本可以肯定的是中国的其他行业在未来都将面临反补贴调查”。美国企业研究所经贸问题研究员Philip Levy对本报记者说。

  对此,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则表示,除钢铁行业外,“展望未来,当我国振兴自主装备工业的方针陆续投入实施之后,相信大飞机、成套设备、信息技术产品等先进制造业很可能成为美方运用该工具重点打击的对象。”
  
  杀伤力更大

  Levy对于美国政府的做法表示了质疑。“我强烈怀疑政府为什么这么快就在国会的压力下做出(对铜版纸证收反补贴税)决定,国会自己都还没有取得什么进展呢。”

  他认为征收反补贴税被纳入了美国政府的工作日程,是为了“防止更具破坏性的贸易法规,如关税促使货币的行动”。

  但即便如此,反补贴税本身威力并不弱。

  上海WTO事务中心总裁助理高永富说:“反倾销只针对某一个产品,而反补贴针对的是整个政府政策。一旦征收反补贴税,整个行业都要受累。”

  上海财经大学林珏教授补充说,“与反倾销税比起来,补贴额容易被高估,那么反补贴税就有可能比反倾销税更高。从这个角度看,反补贴的杀伤性会更大些。”
  
  钢铁行业实施反补贴可能性小

  高永富认为,中国最主要的应对方法就是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和经济体制改革,“从规则上来说,政府应该取消补贴,虽然不给补贴做起来相当困难。”

  林珏教授则提出要建立预警机制,政府和行业应及时将反补贴相关信息告诉中国企业;同时告知国外哪些地区和行业目前正受到进口商品的损害,提醒国内企业适当减少出口。

  她建议企业也应该时刻关注出口市场的形势变化。此外,在平时的日常运营时,企业应当理清并保管好财务帐单,否则在应诉时无法证明自己并没有倾销或受到补贴。

  “还有一个办法值得采用,如果中国产品被征收反补贴税会对国外的进口商产生不利影响,可以通过他们去游说美国国会和政府,避免或减少对中国产品的打压。”

  林珏教授还表示,中国也可选择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应诉。“应诉的好处在于,不但可能打赢官司,即使输了,也可能大幅降低被征收的税率,像前两年中国的彩电行业就发生过这样的事。”

  对于美国钢铁行业的申诉,华盛顿卡托研究所的贸易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格里斯沃德并不看好。他指出,美方倾销的指责很难成立,因为中国钢铁产品的出口价格高于国内价格。

  事实上,就在6月8日WTO公布了专家组就墨西哥针对危地马拉钢管进口展开反倾销调查的裁决,认为墨西哥提起反倾销调查缺乏实质损害的足够证据。

  至于补贴,格里斯沃德说:“美国钢铁工业也得到了政府的各种补贴支持”。
美国频繁的反倾销调查已令中国的出口商被受扰攘。但最近,他们的美国同行纷纷使用起贸易保护新型重武器———反补贴。

  6月7日,美国钢管行业7家单位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递交申诉书,要求对中国输美焊缝钢管发起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

  这是美国国内要求对中国适用反补贴税的最新进展。此前,美国商务部在3月30日初步裁定对中国铜版纸征收10.90%-20.35%的反补贴税,打破了自1984年以来不对“非市场经济国家”适用反补贴法的惯例。旋即,5月31日,美国商务部又宣布对中国铜版纸征收99.65%的反倾销税。

  NCTO(全美纺织组织委员会)紧随其后,公开表态要对中国提起反补贴调查。而此前,他们对中国服装采取的措施主要是反倾销和配额限制。

  这一切令美国钢铁行业大受鼓舞,他们是第一个同时提出反补贴和反倾销调查的行业。迹象表明,更多的美国同行日益倾向将反补贴和反倾销组合起来,对中国的对美出口施加限制。
  
  反补贴多米诺骨牌

  事情肇始于今年1月12日,“代表全美纺织行业”的NCTO总裁Cass Johnson给美国商务部发出了公开信,“强烈支持对中国以及其他非市场经济国家应用反补贴税法”。

  Johnson在信中列出了他的证据,“中国政府通过补助金,低息或免息贷款,税收优惠,原材料和产业补贴,以及其他类似方式给与制造行业以补贴。”

  他表示,如果中国不愿意公开补贴的细节,美国政府就应该通过对中国的政策进行密集评估来发掘证据(相关报道见本版5月25日《美国会新靶子:中国产业政策和国企》),“很明显,这样的检查是在美国政府的能力范围之内的”。

  “考虑到倾销税,收反补贴税可能会是一种重复计算,”Johnson写道,“但这不应该影响商务部立即采取正确的行动,来倒转这项毫无辩护余地的政策。”

  在4月26日的年会上,NCTO主席Smyth Mckissick表示,美国对中国纺织品的配额限制2008年年底就结束了,他的组织“毫无疑问”将会把反补贴税政策作为控制中国服装出口的另一手段。

  当地时间5月31日,NCTO副总裁Mike Hubbard在接受本报采访时首次对中国媒体做出回应:“我们在收集所有的证据。”

  提供全球纺织贸易信息的收费网站Emergingtextiles.com5月22日发布报告说,美国未来对中国服装征收的反补贴将会超过20%。

  但这仅仅只是开始。“基本可以肯定的是中国的其他行业在未来都将面临反补贴调查”。美国企业研究所经贸问题研究员Philip Levy对本报记者说。

  对此,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则表示,除钢铁行业外,“展望未来,当我国振兴自主装备工业的方针陆续投入实施之后,相信大飞机、成套设备、信息技术产品等先进制造业很可能成为美方运用该工具重点打击的对象。”
  
  杀伤力更大

  Levy对于美国政府的做法表示了质疑。“我强烈怀疑政府为什么这么快就在国会的压力下做出(对铜版纸证收反补贴税)决定,国会自己都还没有取得什么进展呢。”

  他认为征收反补贴税被纳入了美国政府的工作日程,是为了“防止更具破坏性的贸易法规,如关税促使货币的行动”。

  但即便如此,反补贴税本身威力并不弱。

  上海WTO事务中心总裁助理高永富说:“反倾销只针对某一个产品,而反补贴针对的是整个政府政策。一旦征收反补贴税,整个行业都要受累。”

  上海财经大学林珏教授补充说,“与反倾销税比起来,补贴额容易被高估,那么反补贴税就有可能比反倾销税更高。从这个角度看,反补贴的杀伤性会更大些。”
  
  钢铁行业实施反补贴可能性小

  高永富认为,中国最主要的应对方法就是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和经济体制改革,“从规则上来说,政府应该取消补贴,虽然不给补贴做起来相当困难。”

  林珏教授则提出要建立预警机制,政府和行业应及时将反补贴相关信息告诉中国企业;同时告知国外哪些地区和行业目前正受到进口商品的损害,提醒国内企业适当减少出口。

  她建议企业也应该时刻关注出口市场的形势变化。此外,在平时的日常运营时,企业应当理清并保管好财务帐单,否则在应诉时无法证明自己并没有倾销或受到补贴。

  “还有一个办法值得采用,如果中国产品被征收反补贴税会对国外的进口商产生不利影响,可以通过他们去游说美国国会和政府,避免或减少对中国产品的打压。”

  林珏教授还表示,中国也可选择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应诉。“应诉的好处在于,不但可能打赢官司,即使输了,也可能大幅降低被征收的税率,像前两年中国的彩电行业就发生过这样的事。”

  对于美国钢铁行业的申诉,华盛顿卡托研究所的贸易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格里斯沃德并不看好。他指出,美方倾销的指责很难成立,因为中国钢铁产品的出口价格高于国内价格。

  事实上,就在6月8日WTO公布了专家组就墨西哥针对危地马拉钢管进口展开反倾销调查的裁决,认为墨西哥提起反倾销调查缺乏实质损害的足够证据。

  至于补贴,格里斯沃德说:“美国钢铁工业也得到了政府的各种补贴支持”。

附件下载